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飞 > 幻想与执念:祁同伟和盖茨比的悲剧

幻想与执念:祁同伟和盖茨比的悲剧

祁同伟和盖茨比有关系吗?有,他们都有着贫穷地出身、有不甘现状的抱负、有着被old money鄙视地阴影、他们都偏执且聪明;最后都被他们可怕的幻想给毁了。只不过一个幻想权力能让他重得一切,一个幻想着爱情值得付出一切。两个自说自话的人,两个原本可以成功,但又矫枉过正的人,他们的离去,没有一束鲜花,没有一个亲人,没有任何声响,卑微得就像他们的出生。

祁同伟认为他如此优秀,如此拼命的追求成功而不得是因为权力的干扰,于是他要成为权力的掌控者,成为那个他所疼恨的“一句话能影响别人一生”的人。胜天半子的疯狂,让他铤而走险,让他不知道局外有局,权外有权,苍天之外有苍生。

盖茨比幻想他的爱人黛西一直是爱他的,愿意跟他终身厮守,黛西离开他不是因为贪慕虚荣爱慕钱财,但是自己却矛盾地认为自己只有获取了金钱和社会地位才敢跟优雅的黛西约会,他拼命的赚钱,甚至是违法地赚钱,拼命地包装自己牛津毕业的社交面具,但是豪宅华服之下,他依旧甩不掉刻入骨髓的自卑。执着和自卑又像迷雾一样模糊着他的双眼,看不到对面的黛西早不是心思纯净的姑娘。

一个执着地把权力当信仰,一个执着地把爱情当信仰,都信奉得那么刻骨铭心,九死一生而不悔改;他们都活得繁华富丽,死得凄凉无声;他们穷其一生都渴望摆脱自己卑微的原始起点,他们都执着地想通过否定自己的前半生来获得自己幻想的后半生。

而否定自己无法真正地获得幸福。一个依靠出卖尊严获得尊严的凤凰男,一个依靠幻想爱情来得到爱情的凤凰男,他们都错了,错得让人无比心痛。所以有人同情祁同伟,阶层固化裙带关系让人唏嘘寒门再难出贵子;有人把盖茨比称为the great Gatsby,是他把浮夸虚伪的上流社会赤裸裸地呈现出来捅破了众人的美国梦。

然而同情和敬佩,是否意味着正义?幻想和执念是否一无是处?众所周知,人类正是因为有了幻想能力才发明了语言、文字,从而诞生了文明;人类正是有了坚韧不拔的执着,才能在物种进化的千难万阻中不断前行。

适量的幻想和执念,像剂量安全的兴奋剂,让我们在艰难的生活中,保有向上的力量和希望的火种。但是如果像祁同伟和盖茨比一样生活在自己幻想和执着的话语体系里不能自拔,拒绝别人给出的关于自己种种境遇的另外一套解释,或许就该读读《金刚经》,学会如何“降伏其心”。

推荐 38